親,您好,歡迎來到無性婚姻網!  |  登錄  QQ登錄  新浪微博登錄  開心網登錄   |  注冊

陳國興

34歲 未婚 江蘇 徐州 175厘米 本科 5000~10000元

我一直在這里,沒有離開,我一直在等待,等著那個和我終生相伴相愛一生的你出現。...

打招呼>> 送禮物>> 發信件>> 看資料>>

發布時間:10-18 11:29

分類:兩性私語

陳凱歌記述了自己的老師、父母、家庭

作者:陳國興    天氣:雨天    心情:動心    閱覽次數:

當年的教育者用仇恨的烈焰將受教育者慢慢鍛造成寒光閃閃的利劍時,絕未料到這卻是“授人以柄”,那仇恨之劍突然劍鋒一轉,對準了教育者自身。
  “文革”伊始,在紅衛兵的帶動下,廣大青少年不僅沖上街頭“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將無數的珍寶文物、字畫古玩、善本珍藏毀于一旦,而且將矛頭對準了自己的老師。在全國大中小城市的大中小學中,多數老師都受到“沖擊”,一些被活活打死,一些則備遭凌辱后以死相抗。如此大規模地學生迫害老師,確是亙古未有。陳凱歌記述了自己的老師、父母、家庭被抄和鄰居被打、被斗、被抄家的慘狀。對“都經歷過的”人來說,這些令人發指的暴行在當時卻是很普遍的。但歷史記錄下來的受難者往往只是少數領袖與名流,而更多的受難者卻是那些善良無辜、默默無聞的普通人,然而他們卻被歷史迅速而徹底地遺忘??“暴力的發生,公開的叫作戰爭,背地的叫作謀殺。統治者尚有其它手段,不敢輕言戰爭,謀殺者不到沒有選擇,不會輕易殺人,這是一般的邏輯。但‘文革’中的暴行卻都不像:它不是戰爭,因為對方手無寸鐵;它不是謀殺,因為它是公開進行的;它既非沒有其它手段,也非沒有選擇,但是成群的人倒下了。這種對人的肉體的直接沖撞、拷打、悔辱、虐待直至殺害,使我在二十年后猶自震驚而且百思不解。”當然,現在回顧“文革”中的暴行并非追究什么具體的責任,因為這不僅僅是某幾個人或某一群體的暴行,而是當時青少年一種普遍的集體性行為。“打人”成為一種時尚、一種標志、一種儀式、一種信仰。連當時年僅十四、且屬“黑五類”而原本沒有資格“打人”的陳凱歌,為了表示自己的態度,為了向別人證明自己是“自己人”也打了人。而且,他打的第一個人正是在“批斗會”上挨斗的他父親。“如果我更大一點,或許會悟到這件事可以當一場戲一樣來演的,那樣,我會好受得多,可我只有十四歲。但是,在十四歲時,我已經學會了背叛自己的父親,這是怎么回事?我強忍著的淚水流進喉嚨,很咸,它是從哪兒來?它想證明什么?我也很奇怪,當一個孩子當眾把自己和父親一點一點撕碎,聽到的仍然是笑聲,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民呢?”另一次,他與一群少年一起痛毆一位無辜者,之后,“我嘗到了暴力的快感,它使我暫時地擺脫了恐懼和恥辱。久渴的虛榮和原來并不覺察的對權力的幻想一下子滿足了,就像水倒進一只淺淺的盤子。”
0
只有登錄會員才可以進行評論! 登錄 或者 免費注冊
快3中奖奖金分配